《长相思》里你更喜欢夭璟还是夭柳?

发布时间:
2024-02-12 21:12
阅读量:
9

本来看书的时候两个都喜欢。

感谢邓为以他的“留白式演技”让我对涂山璟这个角色产业了厌恶,第二季如果还有他,我不仅想弃剧,连书都不想看。

张爱玲说过,人生有三恨:一恨海棠无香,二恨鲥鱼多刺,三恨红楼未完。

如果她生在现在这个年代,可能还要加一恨,四恨自己喜欢的书中角色被毁,比如让傻大姐去演了林黛玉,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真的,我现在一看书,邓为那张双目无神欲言又止的脸就浮现在眼前,脸上还有个肿胀的微笑唇…

这么一个足智多谋、琴棋书画无一不精的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被邓为演成了一个唯唯诺诺只知道哭唧唧的如鼻涕般粘糊糊的怨夫。

有一说一,邓为刚出场时,我还是挺期待的。

涂山璟在清水镇被小六救回,当时的他被自己从小敬爱的大哥凌辱虐待,被扔在大街上无人理会甚至人人憎恶掩鼻离开,那些路人鄙夷不屑的眼神给他带来很大的伤害。

那时候的璟心灰意冷,邓为把当时涂山璟的木讷、卑微、小心翼翼演绎得还是不错的。

当时的我对邓为扮演的涂山璟充满了信心,扮相可以,演技也过得去。粗衣布衫的叶十七都难掩其美,那么后期一身华服的翩翩青丘公子涂山璟不得更令人惊艳。

可惜,我只猜对了一半。

惊是惊了。

没想到回归青丘的涂山璟披上华服,气质居然还比不上破衣烂衫的叶十七。

和侍女静夜在一起,像是个偷穿主人衣服的小厮;和防风意映在一起,不理不睬的劲儿像和她使性子的闺蜜。

尤其是和丰隆、玱玹站在一起,玱玹隐忍的野心和霸气,丰隆的阳光英气,和他俩一比,邓为的涂山璟毫无一族之长的气势。你总觉得他还是那个唯唯喏喏的叶十七。

在小六的陪伴下,叶十七应该是逐渐眼里有光的,尤其是已恢复女儿身的小夭对他主动一吻,叶十七应该逐步恢复到涂山璟,重新做回那个闪闪发光的青丘公子。

可惜,邓为的表演完全没有层次,像是一个偷穿了主人衣服的奴仆,永远是那种小心翼翼欲言又止的木讷表情,要不就是皱着眉眼中含泪哭哭啼啼。

好好的一个风趣幽默才华横溢的青丘公子,演得像个一心只沉溺于情情爱爱患得患失的怨妇。

全剧下来,邓为的表演没有任何层次,你只能看到那个两眼无神的叶十七,感受不到一点青丘公子的丰采。

剧中不停地通过别人的口夸赞涂山璟,抬高他,但是你看邓为演绎的丝毫不能让人信服。

不要甩锅给编剧,给导演,说什么都是剪辑的问题。

人家导演辛辛苦苦拍一部戏,全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演员有多大的仇,费尽心思把演员演得最差的那一幕剪进去?

自己演的啥样没点数吗?

之前演艺界饱受垢病的有两种演员:

一种是连台词都懒得背的数字演员,一种是像大宝贝这样的需要批发眼药水才能演哭戏的演员。

在邓为身上突然发现还有一种演员,他哭是哭了,甚至鼻涕都出来了,但是你感受不到他的悲哀。

以前的琼瑶奶奶判定好演员的标准是必须会哭,并且哭得漂亮,她戏里的演员哭起来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邓为这一点做到了,他只担心自己哭得美不美。

但琼瑶戏里的演员,包括大花瓶萧蔷,哭得美的同时,最重要的是能让人共情,让观众也忍不住掉泪。

但你看看邓为,他流泪的时候你觉得纳闷,不知道他为啥哭,好像就是在单纯的表演眼睛出水的技能。

《长相思》第一部有两个重要场景,一个是龙骨监狱定情,一个是梅林殉情,这两场戏演好了会很炸,邓为全都演砸了。

小夭和涂山璟在龙骨监狱时,小夭问璟涂山璟怎么知道她是女的。


此时小夭是第一次在璟面前露出小女儿态,有些害羞,撒娇般地问他是怎么知道她是女儿身,本来这是充满了小甜蜜的片段,邓为皱着眉斜着眼,你细看看他的表情,横眉冷对,没有开心、幸福、甜蜜,只有一丢丢的委屈和不甘,甚至还有点羞愤,似乎被人小六占了啥便宜。

如果不知道剧情,单看他的表情,你觉得他对面是恋人还是仇人?

有粉丝尬吹花絮里的邓为又流鼻涕又流眼泪,力证他的演技。

感冒发烧的人也会涕泪直下,那能证明啥?

哭分很多种,激动时的泪水和痛苦时的流泪,表情是不同的。

人在极度悲痛绝望的时候甚至是没有眼泪的。

不是说能哭出眼泪鼻涕就是好演员。

让观众有共鸣,打动观众才是好的演技。

再看梅林那场戏,邓为又哭。


梅林这场戏本来会很爆,心爱的女子命悬一线,从震惊到不可置信到心疼到悲痛到崩溃到心如死灰,有多少的情绪转变,但邓为全程依旧皱着眉头斜着眼睛抿着嘴,你也不知道他在想啥,第二张照片甚至有种奸计得逞后暗搓搓的喜悦。


看看这两张照片的表情相似不?

感觉下一秒就憋不住笑出声了。

要是不知道剧情,我差点以为小夭是他害的,他是幕后主使。

不否认,他在努力表演悲痛,努力挤出眼泪,努力按照导演的要求完成表演,但就是感受不到悲伤,让观众无法共情。

不是眼里有水,就是悲痛。

如果这样的话,杨颖大宝贝靠着眼药水真的就会拿大满贯了。


演技有问题,对角色的理解也有问题。

书中的涂山璟不是个娇夫,更不是什么小奶狗。

他叫小夭姐姐那一幕,我的拳头都硬了,太TM恶心了。

嘟着微笑唇叫小夭那一声“姐姐”,我脑海里浮现出“男宠”这两个字,第一个反应是和《西游降魔篇》里看见文章跳舞那位大哥一样:

再说回长相,我承认这是很主观的事,见仁见智,但我真不喜欢他那个形状奇怪的所谓微笑唇,没有表情还可以,一作表情就很奇怪,越看越别扭。

找到几张他之前的生活照,怎么说呢,如果我是导演,看到这些照片,是不会让他来祸害涂山璟的,那个香肠嘴得打多少玻尿酸。







涂山璟被救后是怎样的状态?还有生育能力吗?为什么只是看了身体害羞就非小夭不可了?


庄闲闲:求推荐有祛痘效果的男士沐浴露?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