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是什么样的?

发布时间:
2024-02-12 21:42
阅读量:
9

我之前以为真爱需要两个人,后来发现……

真爱这东西,其实只需要一个人。

这个人也就是“自己”。

对,就是“自己”。

只要你或妳觉得自己确实选择在一段可能或不可能的恋情或依恋关系中,投入相对应的理解、认同以及支持等态度,加上一部分的情感,比如牵挂或怜惜,最终加上一种来自于当下情感态度的判定——我爱眼前这人。

这样,实质的“真爱”已成。

很多人认为,这样的判定太肤浅了,或者太滥情了,但这样的观念本身只是在爱实践方面的经验太少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各种相遇、相处以及离别、重逢等状态,本身就是不完全受个体或双方控制的。有些人真切爱着另一个人,结果那个人因外界各种因素离开了,甚至是去世了——这样是不是真爱呢?或许殉情算是?终身不娶不嫁就是?

实际上,我们即便存在上述的情况,将一段关系判定为“真爱”后,一定要不离不弃,同生共死,就是一种极为理想化的错误。

因为我们爱这个人,注定要为对方的一切着想,无论是对方意图什么,如何理解世间的人事物以及我们能给予什么,都是极为重要的部分。

我们扪心自问,如果我们真的爱一个,我们因外界的因素离开了,我们难道不希望对方余生过得更好吗?哪怕对方将自己放在回忆里面,甚至遗忘,只要在往后余生中,那个人过得幸福和欢喜,又有什么问题呢?

正如我们爱自己的孩子,我们知道自己注定要先于孩子而离开,难道我们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天天以泪洗面,为自己守孝三年?

我们爱一个人,我们更多希望那个人愉快与幸福,自由自在,在活着的时候,肆意挥洒内在意志迸发出来的生命力。

即便这里面不存在自己,那也没关系。

很多关系,它确实是双向的,但真爱这东西其实更多基于个体的创造力,那种生命力究竟有多强大。真爱这东西,它既可以是专一的,也可以是多情的,这两者并不互斥。所谓的“专一”,在我人生里面这有限的时间与路途之中,我只有那个人的陪伴,除此之外就没有其他人。所谓“多情”,即便最后分离或分别了,再次相遇后,我们也会记得当初彼此之间的回忆和相处。曾经的那段关系是独一无二,无法复刻的,它过去了,不代表我们要将其遗忘,那都是我们的经历。即便再次相遇,见到那个人,内心反复牵扯过去的回忆,那独一无二的“情”也会升起。

多情是我今天认识你,我跟你十年不见,我记得我当初对你的心情;专一是不会让任何两个人处在等同的位置上。多情是要一直重情的,专一是真的心意不会转变的,长久而热烈的,这两个恰是有一致性的。

做事,爱人,它都讲究一个“问心无愧”。

自己做好了,结果随缘;自己做不好,那么就从经历里面反思并改良。街道上的流浪汉都知道给自己简陋的床上,放上几本书和一些野花,这更多是一个人生态度。

爱人也是,自我这东西要坚守原则,某种爱的原则。付出而不求回报,对方的自由即是自己的自由,理解并接纳对方的一切好的部分与坏的部分,不控制与不占有。这本身就是历练的过程,其中不免有各种情绪在来回起伏,与贪嗔痴相对于的是“戒定慧”。

有种观念,一个人付出自己的全部,结果还来对方的伤害与背叛,这样惨痛的经历来了一边,那个人可能就会产生“十年怕井绳”的习得性无助,最终认为真爱不存在。

这样的态度,其实把爱的力量看得肤浅与脆弱了。爱人这东西,正如善和正义,这世界上卓越的品质,追求崇高与超越一般,极为难得。一个人被伤害后,能够自我自愈,还能继续爱下一个人,本身就是一种勇气。正如看到不正义之事,行正义之举,它本身就充满很多很多的风险在其中。

即便这次是如此,我下次遇到依旧也会那么做,再次遇到也会那么做,无数次遇到,我也会选择那么做。这种坚定是基于个人意志的迸发,这是你意志在这个世界上的践行。

请问,如果你始终坚持正义,你能认为正义这东西不存在吗?如果你坚定去爱人,即便这次不行,下次不行,但始终如一如此,你能认为爱不存在吗?请问,难道你或妳这个样本容量是不在统计范围内的吗?

这些东西恰好是因为你做了,所以它存在。

爱,它不仅仅是一种你侬我侬的感受。这样的感受会来,它最后也会走,感受这东西永远是飘忽不定的。情感永远只能是爱的附属品,有了情感,不一定有爱;但有了爱这东西,情感的支撑力是源源不断的。

这次不行,下次不行,这一辈子都不行。

我一直改进,一直反思,最后也没结果。

我依旧将此作为信仰,一辈子如此去做,可能这辈子都运气不太好,但正因为我坚持下来了,如此坚定,恰好证明“真爱实存”。

爱这东西,永远不根据所爱对象进行偏移。

它永远只凭借你或妳的意志来实存。

它是崇高,它是超越。

作为载体的“我”,又应该是如何的呢?

这是自我创造和自我意志的坚定践行。

我思故我在,我爱故爱在。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