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推荐一些好看的小说吧?

发布时间:
2024-02-12 22:00
阅读量:
8

我妈怀了超雄基因。

前世我劝她打掉,结果被她背刺,被爸爸活活打死。

重生回到产检那天,她问我什么是超雄基因。

我甜甜一笑:“超雄基因,就是超级超级的弟弟。”

1

医院里,消毒水味刺入鼻腔。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严肃地告诉我妈,她怀的是超雄基因,医生极力劝妈打掉。

医生说超雄基因就是天生的罪犯。

我妈嘴上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就问我什么是超雄基因。

我愣愣地看着这一切,我..我这是重生了。

我妈不满我愣神,提高音量又问了一遍,引来不少目光。

我反应过来,冲她甜甜一笑。

“妈妈,超雄基因就是超级厉害的男子汉哦。”

是男子汉,要杀人的男子汉哦。

听到我的回答,我妈又问了我好几遍。

我在心里冷笑。

前世我认真的跟她科普,甚至在网上找了例子,结果她转头就告诉爸爸。

我刚回去,就被我爸拽着头发打,我奶奶在一旁煽风点火。

“打死这个赔钱货,这个畜生竟然想害我大孙子,呸!”

爸爸要将我拖到厕所,我向我妈求救,她在一旁装死。

我最后的结局是十几岁就被活活打死,奶奶指着我的尸体警告妈妈,要是敢打掉她家的命根子,我就是她的下场。

妈妈讨好着给奶奶捏肩,说自己怎么可能打掉来之不易的宝贝儿子。

当初我反对她生儿子,为此失去了生命。

而现在呢,我力挺她生儿子,她反而犹豫不决。

看着我妈又打算再去医生那询问,我连忙拦住她,我往周围环视一圈,故作隔墙有耳压低声音。

“妈妈,超雄基因百分百是男孩,你生下我们家的命根子,你就是功臣,奶奶以后再也不敢轻视你了。”

一番话成功让我妈坚定自己,她挺起大肚子,步伐坚定地仿佛要入党!

我在后面冷笑。

回到家后,我抢先出手,跑到奶奶面前。

“奶奶,医生说妈妈这次怀的百分百是弟弟,我们家有后了!”

奶奶激动地把我推到一边,我被推倒在地。

奶奶跑到妈妈面前,痴痴地抚摸她的肚子。

爸爸也围了上来,奶奶泪眼婆娑的告诉他妈妈怀了男孩。

爸爸也很高兴。

“太好了,你终于有点用了,没白娶你!”

一家三口..不..四口激动地抱在一起,奶奶更是哭的一把鼻一把泪,她们全然忘了还在地上的我。

我起身拍了拍灰尘,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

可能是有人盯着,他们装不下去了,奶奶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拎进厨房。

太子降临可不得宰鸡杀羊,我妈破例上桌吃饭,她施舍般给我分了块肉。

看着她们其乐融融,我也很高兴。

我扒拉碗里的饭,压下嘴角笑容。

笑吧笑吧,等到以后啊就是哭了。

2

不愧是超雄基因,整的妈妈老遭罪了。

肚子高高隆起,天天孕吐不说,妈妈胃口也变大了,刚吃完饭才一个小时又饿了,刚开始奶奶还咧着嘴笑,说大孙子能吃是福,但渐渐地奶奶受不了。

但妈妈特殊时期,爸爸一说妈妈,妈妈立马躺在地上撒泼,说自己怀了老宋家的根,爸爸和奶奶还舍不得让她吃饭。

全家人都让着妈妈,实在忍不了奶奶也只能阴阳怪气几句,妈妈全当耳旁风。

这天,妈妈足足吃了奶奶十二个南瓜,奶奶终于忍不了,瞅准时机我冲上前。

“哎呀,弟弟胃口真好,隔壁村的王婶当初就像妈妈这样,现在那哥哥都上大学了,弟弟以后一定是村子里最厉害的男人!”

妈妈被哄得捂着嘴笑,奶奶的脸色好了不少,冷哼一声又去做饭。

怀胎十月,弟弟出生了。

弟弟很重,是产房里最重的孩子,奶奶的眼睛都快笑没了。

他们给弟弟取名“耀祖”,爸爸是光宗,儿子是耀祖,光宗耀祖

我抿着嘴,在心里狂笑。

啊对对对,以后光死你们。

弟弟不出所料很调皮,妈妈喂奶的时候总爱乱咬,常常咬的妈妈整个胸部全是牙印,疼的妈妈龇牙咧嘴。

奶奶确很高兴,专门把爸爸喊过来,使劲夸她大孙子有力气。

妈妈被咬的脸都扭曲了,依旧和他们一起夸弟弟。

当奶奶爸爸出去后,妈妈立马把弟弟甩到我身上,弟弟一口咬在我脸上不松口。

妈妈让我出去她要睡觉,我故意带弟弟来到客厅,用其他东西吸引他的注意力。

弟弟虽小力气却大,没折腾几下客厅便一片狼藉。

等到爸爸奶奶回来时,就看到满屋凌乱,弟弟正压着我在我的脸上画画。

爸爸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抓住我的胳膊。

“赔钱货,我不在家你就造反,我打死你!”

我爸力气极大,像是要将我的胳膊生生扯断,弟弟很不满爸爸打扰他创作,一口咬住爸爸胳膊,在爸爸松手后,继续在我脸上创作。

我第一次见到爸爸无能狂怒,奶奶适时喊道。

“招娣,屋子里这么乱,你却睡大觉!”

招娣是我妈的名字。

一句话点醒爸爸,他冲进卧房,不一会响起妈妈的惨叫声。

奶奶关上门隔绝声音,看了眼还在我身上趴着的弟弟,狠狠瞪我一眼。

我故作愧疚。

“奶奶对不起,都怪我没看好弟弟,弟弟力气太大了,我没抱住他。”

奶奶收拾着屋子,没理我。

切,以后你不想理我的时候多了。

弟弟满意地捧着我被画成鬼的脸咯咯笑。

妈妈因没看好弟弟,被锁在猪圈里,还没有饭吃,即使她刚刚生完孩子。

弟弟望着妈妈咯咯笑,仿佛那是什么好玩的东西。

我默默喝着米汤。

果然,我没看错人。

3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弟弟就上幼儿园了。

但弟弟并不安生,三天两头被叫家长,不是和人打架就是打老师,妈妈每次接弟弟都要被骂一个小时。

每当爸爸要教育弟弟时,奶奶就会护着弟弟,说爸爸小时候也不安份,本来爸爸也舍不得打,被奶奶这么一说不装了。

他们这种不作为的态度助长弟弟的嚣张,妈妈被叫去的次数越来越多。

弟弟放学回来,就开始破口大骂,他才不到十岁,脏话说的比村口的混混还恶心。

其他人则对弟弟见怪不怪,我扫视一圈,见没人注意这里,我拿着奶奶的手机坐在弟弟身旁。

视频里讲的是一个罪犯,因为他的性格不行学校里的人都排挤他,有一天他杀了人,为了掩盖罪行他放火烧了学校。

身旁的辱骂声渐渐没了,弟弟抢过我的手机,对里面的内容很是痴迷。

我在心里鼓掌。

超雄基因不愧是天生的的罪犯,犯罪视频都能让他津津有味。

有好戏看了。

弟弟又闯祸了,这次闯的是个大祸。

警方都到家里来了。

回来后,爸爸进门抄起凳子砸向弟弟,弟弟虽说不到十岁,但个子有一米五,奶奶的伙食很充足,弟弟又壮又胖。

他牢牢接住凳子,反手砸了回去。

我爸气的跳脚,让我妈把鞭子拿来。

听到鞭子,我浑身一抖。

我就是被这鞭子活活打死的,这鞭子是我们家的传家宝,用荆棘做成,上面还绑着鱼骨,一鞭一道血印子。

打完半条命都没了。 ł

一听我爸要用家法,奶奶连忙大吼,不准我妈拿鞭子,她跑到弟弟面前,指着爸爸开骂。

“光宗,我看你是糊涂了,这可是你儿子,连儿子你都打!”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杀人了,人家现在要我们赔偿!”

现场一片安静,奶奶瞪大双眼。

妈妈跑到弟弟面前,问弟弟是不是真的。

弟弟直白的承认,让现场再度安静。

我则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妈呀,真敢啊!

奶奶浑身发抖,抓住弟弟肩膀问他是不是真的,闻言弟弟面露凶光。

“谁让他们犯贱,不把零食给我的!”

奶奶哆嗦着手,直接晕了过去。

最后这事,爸爸赔了二十万,是家里所有的积蓄。

爸爸抄起鞭子又想打弟弟,妈妈和奶奶死命地拦着。

弟弟挑衅道。

“你打啊,你有本事打死我,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你敢打我试试!”

一句话让爸爸熄火,妈妈在旁安慰爸爸。

爸爸反手抓住妈妈的头发,把她往厕所里拖。

“嘛的,臭裱纸,你踏马把老子儿子教坏了,你踏马该死!”

奶奶没看妈妈一眼,她正在苦口婆心地劝说弟弟。

远处一看,奶奶佝偻的身躯教训不听话的孙子,乍一看很感人。

实际上。

“耀祖啊,你受欺负打回去没错,但是不能杀人,杀人我们就要赔钱,你是家里的命根子,咱们家要是有钱,那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但现在你不能添乱啊!”

“这下好了,给你娶媳妇的钱没了!”

呵呵,我默默翻了个白眼。

啊对对对!法律是你写的,罗翔都没你牛!

弟弟因这事出了名,没有学校敢要他,周围的孩子们被父母警告过也不敢跟他玩。

弟弟只能在家里捣乱,给他擦屁股的活自然而然的落在我头上。

毕竟在重男轻女的人眼里,姐姐生来就是伺候弟弟的。

我也乐得,和弟弟接触越多。

我们的感情就越深。

4

弟弟在家里呆的太久非要出去玩,闹腾久了遭不住,爸爸恶狠狠地警告我,要是弟弟出了什么事,就拿我卖钱。

我陪着弟弟在村门口玩,那些小孩看到弟弟四处散开,就像看到什么恶鬼。

弟弟一个人玩了一会,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骂骂咧咧。

我走过去和他坐在一起,没过一会,一辆轿车朝村子驶来,车轱辘掀起的尘沙使我们不得不退后。

车上下来个抱着洋娃娃的小女孩,看起来十五岁左右,我认出这是村子里最有钱的李家女儿。

李家女儿是村子里最幸福的女人,天天公主裙穿着,在城里上学,从未干过农活。

而我呢,从出生就没上过学,奶奶老是说女孩上学没用,我八岁起开始和家里干农活,因为奶奶常说不能吃家里白饭。

同样的年纪,我难免羡慕,但有人的目光比我更热烈。

从女孩一下来,弟弟的眼睛就粘在女孩身上,这使得对方家长很不满,我连忙拉起弟弟回家。

弟弟不断回头,眼里的兴奋不可忽视,那是一种兽类在看漂亮猎物的眼神。

刚回到家,奶奶看出弟弟很兴奋,问他发生了什么,弟弟朝奶奶咧嘴一笑,说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我在旁边补充,是李家女儿。

听到是李家女儿,家里所有人都走出来,奶奶大笑着叫好,拉过弟弟小声说,让弟弟喜欢就赶紧下手,一旦人家对你有意,赶紧拐上床。

奶奶认真地告诉弟弟。

如果他不下手,也会有别人下手。

奶奶笑眯眯道。

“他家老宝贝这个丫头片子,这下好了我们家要飞黄腾达了。”

妈妈猛亲弟弟一口,爸爸也夸弟弟孝顺。

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开始幻想以后的生活。

我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看着他们把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联系到一起。

看着他们怂恿弟弟犯罪。

次日。

弟弟被人拎回家,弟弟被打的鼻青脸肿,看见我们立马呼救,拎着他的人正是李家女儿的父亲,李保国。

身后乌泱泱的跟着一群人,近一半都是李家亲戚。

他们气势汹汹地踹开我家大门。

李保国跟扔小鸡一样,把弟弟扔到地上。

奶奶扑到弟弟身上,开始哭嚎,爸爸也拿起铁锹一副拼命的架势。

李保国人咬牙切齿,看向弟弟的眼神恨不得把弟弟剐了。

“宋光宗,你生的畜生强奸我女儿,我要废了这畜生!”

奶奶蹦起来。

“啊呸,明明是你生的贱裱纸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她那么穿就是勾引男人的,我们耀祖多好啊,满足了她!”

“依我看啊,不如就直接让两人结婚吧,反正你女儿被我家耀祖上了,除了我家耀祖啊,还有谁要她!”

任哪一个爱女儿的父亲听到这话都忍不了,果然奶奶被一脚踹到墙上,奶奶晕了过去。

爸爸拿着铁锹向李保国冲来。

李家亲戚迅速把把爸爸包围,关键时刻村长来了。

看见村长,李保国并没退让。

“村长,你什么也不用说,这畜生玷污了我女儿,我今天非让他偿命!”

村长还没说话,我妈扯着我来到他们跟前下跪。

“李先生,我儿子他还小,他不懂事啊,求您放过他,这样我把这丫头赔给您,求您放过我儿子,我就这一个儿子啊!”

“够了!”

村长没看我妈,对着李保国和善地笑。

“保国,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们先坐下,先好好谈谈。”

李宝国指着我爸,喘着粗气道。

“谈,没什么好谈的,他宋光宗就是死一百回,都抵不上我女儿的一根头发!”

在村长的好说歹说下,李保国渐渐平静下来,但还是他要弟弟的命。

从天亮到黄昏,在村长的劝说下李保国要了爸爸五十万。

于是爸爸把拼搏大半生挣来的房子给了人家,又把家里所有东西全卖了,妈妈又朝娘家借了点,勉勉强强凑齐五十万,还附带被驱逐出村。

于是我们一家只能回到老家,因为老家很穷,这个村则是后来爸爸有了点存款后搬过来的。

奶奶离开老家时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狼狈。

门口出来看戏的人越来越多。

“哎呦,这不是当初直夸自己儿子是人中龙的张娣娣吗?”

“就是啊,怎么回来了,是人中龙变废物了吗?”

“当初离开的时候,巴不得全村人都来为她送行,现在又回来了,哈哈哈哈!”

奶奶老脸都憋红了,我们一家子被骂的抬不起头,加快脚步往家里走。

到家后,还没来得及收拾,我爸又发疯了。

他从出生开始就是尿个尿都会被夸的太子,这辈子和上辈子加在一块都没这么憋屈过。

但他不敢打弟弟,因为弟弟现在身高已经有一米六又高又壮,可以和他对打

爸爸抓着妈妈的头发发疯,打一个不过瘾又瞄上我。

等到吃饭时,我和妈妈鼻青脸肿地跪着吃,这次挨打没有理由,桌上的人没施舍我们一眼。

弟弟大快朵颐,脸上的横肉随着咀嚼地动作抖动。

我则嚼着又苦又涩的糠腌菜

5

因为家底没了,爸爸妈妈不得不起早贪黑地去干活。

每次回来的累得要死要活,奶奶也老是抹眼泪。

家里生活质量大地下降,但不包括弟弟。

弟弟要玩具,家里都穷的快揭不开锅了,但他们还是给弟弟买了个奥特曼。

今天家里只剩下奶奶和我还有弟弟,我们家已经有半个月没沾荤腥了。

我和弟弟说要不要去抓鱼,经过奶奶同意后,我们来到池塘边。

我问弟弟要不要玩奥特曼大战水怪,得到回答后,让他去把奥特曼拿来。

我等了许久,直到一股浓烟飘到天上,弟弟才出现,他要我陪他玩。

几分钟后,有人大喊失火。

有村民找到我,说我家失火了。

我连忙带着弟弟跑回去,拨开人群就看到房子被大火吞噬,爸爸妈妈匆匆赶来,就听到有人说,奶奶还在屋里。

爸爸要冲进去,被妈妈等人拦下,直到傍晚这火才终于扑灭。

妈妈跪地痛哭,爸爸呆若木鸡地站在原地,嘴里喃喃着“什么都没了”。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火是耀祖放的,我亲眼看见他放火!”

众人的目光向弟弟聚来,妈妈哆哆嗦嗦地问他是不是真的。

眼瞅着瞒不下去,弟弟冷哼一声。

“谁让那个老太婆不给我买玩具的!”

爸爸嘶吼一声,掐住弟弟的脖子,弟弟一点都不怕。

“来啊,掐死我,你有种就真的杀了我,来,杀了我!”

“我可是你唯一的儿子,你杀了我,我就在地下向奶奶告状!”

爸爸的手渐渐松了,他站起身,赶走了凑热闹的人,从废墟中找出鞭子追着弟弟打。

爸爸把我和弟弟吊起来,弟弟是因为杀人被打,我则是没看好他被打。

我们俩被打了个半死,夜晚降临,妈妈哭着给弟弟松绑。

我则被扔进狗窝,真的狗窝,幸好狗早死了,不然我活不过今晚。

一个月后,爸妈四处借钱,重建房屋。

弟弟也在妈妈的精心照料下已经好了,他能跑的第一件事就是拿着斧子追着爸爸砍。

爸爸在前面跑,弟弟在后面拿着斧子叫嚣着,妈妈在后面边哭边追。

这让我顾不得疼痛,趴在门边看戏。

真好啊,真是父慈子孝啊!

弟弟被锁了起来,爸爸拿着鞭子狠抽在弟弟身上,如果不是妈妈拦着,我真的怀疑爸爸是真的要打死弟弟。

我默默地给弟弟上药,路过爸妈房间,木门不隔音爸妈的1说话声很清晰。

“我们再要个孩子,宋耀祖就是来讨债的,老子所有的钱都被他败光了!”

“再生一个我们根本养不起,更别说我们现在还欠着债呢?”

“你多干点活不就行了,反正这孩子是肯定要定了,让耀祖有点危机感,这样他才能听话!”

我来到厨房,下了碗面条端到弟弟面前。

看着弟弟狼吞虎咽,我状似无意道。

“哎,以后我就不能照顾你了,爸爸妈妈又要生弟弟了。”

弟弟吃面的手一僵,我叹了口气。

“以后我就要照顾新的弟弟了。”

“你也要欢迎弟弟哦。”

看着弟弟骤变的脸,我起身想将碗收走,弟弟却凶我让我滚。

我前脚刚走,弟弟又开始扑腾不停地喊妈。

他吵的人睡不着,妈妈走了过去。

下一秒,尖叫声响起。

我和爸爸刚跑过去就看到,妈妈肚子上插着筷子,鲜血流到地上,弟弟则笑个不停。

“哈哈哈,我让你们生孩子,你们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

“你们这辈子只能有我一个儿子!”

不知道是不是弟弟太过嚣张,我看见爸爸青筋暴起,爸爸一把掐住弟弟的脖子,弟弟的脸渐渐变得通红。

我立马跑过去,哭着拍爸爸的手臂让爸爸放手。

“爸爸,弟弟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孩,弟弟要是死了,奶奶在九泉之下会生气的!”

爸爸一把将我挥开,我倒在地上哭嚎。

动静太大,把邻居吸引来了。

我赶忙跑过去,说爸爸要掐死弟弟。

爸爸被控制下来,妈妈被送进城里的医院,妈妈活了下来,但终身不育了。

爸爸冷脸看着妈妈,转身离开。

6

最近村子里流传出关于爸爸的风言风语。

说爸爸和谁走得特别近,可怜了妈妈什么的。

虽是说着可怜,脸上的表情确是讥讽的。

妈妈一开始并不相信,但爸爸渐渐开始不回家,还不能问,一问就是一顿打。

我看见妈妈鬼鬼祟祟的跟着爸爸出门,回来后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ĺ

过了许久,妈妈打开门走了,再回来时给我和弟弟买了新衣服要我们穿上,说等会带我们去找爸爸。

她自己则掂着剩下的购物袋回到卧房。

再出来时妈妈脸上化了妆,她给弟弟解开铁链,左手牵着我右手牵着弟弟,带着我们去找爸爸。

妈妈带我们带到目的地,我认出这是村里王寡妇的家。

妈妈在门前大喊,顿时吸引来不少人。

等王寡妇出来后,妈妈和王寡妇打了起来。

两人互撕衣服互扯头发,一个比一个骂的脏。

妈妈让我过去帮她,我还没动弟弟便走了过去。

弟弟扯着王寡妇的头发,将她和妈妈分开,弟弟的大手掐着王寡妇的脖子。

妈妈迅速从地上站起来满脸得意。

“我有儿子,我儿子能护着我,你一个不会下蛋还老是勾引男人的母鸡,有什么资格和我比!”

王寡妇被弟弟钳制着,大喊着让爸爸出来。

人群也齐声朝屋子里喊,爸爸被逼了出来。

爸爸气势汹汹地向妈妈走来,妈妈有些害怕,但看到弟弟立马坐在地上开始嚎。

“老天爷啊,我不活了,我拼了命给你们老宋家生儿子,你们家落魄欠债我也没跑,就只想着老老实实的过日子。”

“结果你转头就找狐狸精,你还帮着狐狸精要打我,我不活了!”

妈妈这一嚎,让爸爸站住了脚,王寡妇又是一喊才让爸爸想起她,赶忙让弟弟松手。

爸爸赶走看热闹的人,一把将妈妈拽进屋,我和弟弟被赶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问弟弟喜欢那个阿姨吗。

他云淡风轻地。

“不喜欢因为那个阿姨没钱,长的还丑。”

爸爸还是娶了王寡妇,但妈妈却不见了。

爸爸对外的解释是妈妈嫌爸爸穷,抛下两个孩子跑了。

于是妈妈成了家里的禁忌,谁提就要挨打。

后妈对我很不好,我从弟弟的奴婢成了她的奴婢,弟弟为此很不满,闹了一通后,我又成了弟弟的奴婢。

娶了新媳妇,爸爸更忙了,每每傍晚再回家。

我问弟弟上次没完成的游戏还想玩吗,得到他的肯定回答。

我带着弟弟来到池塘边,池水很平静,一点波澜也没有。

我来到水里,看着旁边来了一大波人村长也在里面,我装作溺水呼救。

那些人被我吸引过来,我被救上岸。

为首的人说池塘不安全要把池塘抽了,村长连连称好。

“不行!”

这一声大吼是爸爸,后妈竟也来了,爸爸快步走上来大喊着我不同意,村长怒瞪爸爸。

“这位是上面派来的视察的,赶紧回去,哪轮得到你说话!”

爸爸讪讪闭上嘴,后妈欲言又止。

就在这时,一个人朝我们跑来,他气喘吁吁。

“村长,这时俺家的鱼塘,俺还指望着那这些鱼卖钱呢!”

村长皱眉。

“这鱼塘不是没有主吗?”

那人不好意思地挠着头。

“这鱼塘确确实实是我的,当初养鱼怎么也养不活,就想着不要了,现在里面不是有鱼了吗。”

村长翻了个白眼,讨好看着为首的人。

“这样,就不浪费资源抽水了,建个围栏吧?”

为首的人点了点头。

“不,不行!”

所有人的目光向我投来,后妈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看穿。

我反应过来,微笑着。

“这个池塘每年都有好多人掉下去,围栏也没用会有人爬围栏的!”

我话音刚落,就挨上一巴掌,爸爸向众人道歉说孩子妈没教好,便要把我拽回去。

后妈这时走来,悄悄在爸爸耳边说了什么,爸爸在看向我时,眼里有熊熊烈火。

完,完了。

7

我被吊起来打,一鞭又一鞭抽在身上,鲜血将衣服染红。

耳边是爸爸的辱骂,我感觉身体越来越轻,视线渐渐与前世融合。

难道我真的逃不过前世的命运吗?

我看向弟弟,他正冷眼望着这边,我虚弱地问他。

“还想玩那个游戏吗?”

弟弟迟疑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朝我走来,他猛推开爸爸将我放下来,没看其余两人将我抱进屋,指挥后妈来给我上药。

我没死活了下来,但我被关在了厕所里。

后妈和爸爸商量着将我卖给村里的老头。

臭味熏天的厕所里,苍蝇乱飞,我靠在墙壁上死咬下唇。

“我...真的逃不过前世的命运吗?”

一声尖叫划破天空,紧接着厕所就被人打开。

后妈衣衫不整的将我揪出来,我刚出现弟弟就来了,后妈将我推出去。

“要女人,你就搞你亲姐别碰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爸爸回来了,他只往我这看了一眼,朝着弟弟大喊。

“耀祖快收拾东西,警察来了!”

话音刚落,警察上门。

原来是那鱼塘主在鱼塘里挖出人骨,报警,法医鉴定后发现那是妈妈。

警察们抽干池塘,发现里面有三具白骨。

分别是妈妈,爸爸的前妻和前妻的女儿。

原来妈妈并不是爸爸的原配。

爸爸其实还有个女儿,长得很漂亮,漂亮到被爸爸盯上。

爸爸对姐姐下手那晚,被前妻发现母女俩拼命抵抗,爸爸却失手杀死了前妻,姐姐跑出去要报警,被爸爸和奶奶捉回来。

姐姐被活活打死,奶奶指挥爸爸将两人的尸体扔进池塘。

这才有了三具尸体。

怪不得前世他们处理我的尸体时,那么娴熟淡定。

后妈也被抓走了,因为爸爸把她供了出来。

那天。

爸爸联合着后妈殴打妈妈,失手把妈妈推到,妈妈磕到桌角,妈妈当场死亡。

两人联合把妈妈扔进池塘里。

为爸爸操劳了一辈子的妈妈,就这样死了。

甚至她的丈夫在她死后嫌她晦气。

我和弟弟因还没有成年,也没了直系亲属被送往福利院。

车上,弟弟突然靠过来,晃了晃手里的奥特曼。

“姐姐这下可以玩奥特曼大战水怪了吧?”

我摸了摸他的脑袋。

“不好意思弟弟,你永远也玩不成了。”

说完,我掏出刀握住弟弟手,将刀捅进我腹部里。

我大喊着救命。

弟弟进去陪爸爸了。

现在就只剩我了。

弟弟番外。

我早就知道姐姐藏着刀,我如她所愿。

监狱的生活真无聊,好想和姐姐玩游戏啊。

姐姐来看我了,她向我道歉说她利用了我。

她说她故意给我看犯罪视频,她算计着让我们回了老家。

故意让我回去拿玩具,就是为了让我看见她特意放的海报。

她知道奶奶不会给我买玩具,而我会失控。

就连爸爸出轨也是她算好的,她知道那些人会来,所以装作溺水,为的就是让爸爸一家都去死。

把我送进监狱,是我会拖累她。

我打了个哈气,我告诉她其实这些我都知道,看着她震惊的神色。

我坏笑着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我在配合她。

不然就凭她那点手段,根本不可能成功。

我让她等着,我会好好表现,等我出来我们就可以玩游戏了。

看着姐姐颤抖着身体。

我不会告诉她,我知道她重生过。

我甚至还知道她的前世。

亲爱的姐姐等我哦。

妈妈番外。

我出生的时候,我的奶奶直骂晦气,爸爸和奶奶没看我妈一眼,转身就走。

我被取名为张盼娣,从三岁起我就和妈妈一起干农活,但在田地里我很少见到爸爸。

家里所有人都不喜欢我,见到我的人都说我是赔钱货。

我五岁那年,妈妈又怀孕了这次是个弟弟,奶奶和爸爸笑的合不拢嘴。

妈妈也跟着笑,但妈妈的肚子上有一条好可怕的疤,妈妈笑的时候,松散的皮肉跟着抖动配上妈妈毫无血色的脸。

那成了我的噩梦。

弟弟出生后的唯一好处就是我不用再干农活了,但弟弟超级调皮,又要陪他玩又要收拾屋子,动作稍微慢点,就是被奶奶揪着耳朵好一顿骂。

我经常因为弟弟挨打,弟弟却很喜欢看我被打,等到他在长大后,我成了他的发泄工具。

他一有不顺心的事就打我,爸妈觉得这是好事,因为这样弟弟就不会再去外面惹事或者砸屋子了。

等到我十五岁的时候,我被爸爸以五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男人。

他叫宋光宗,新婚那天我犹豫了好久,终是小声询问他能不能不要孩子。

我是真的害怕变成我妈这样,但宋光宗不是这么想的,他拿出他家的传家宝,在新婚之夜将我打个半死。

我婆婆猛踩我的脸,破口大骂。

“把你娶回来就是让你生孩子的,你在放什么屁,贱人!”

我被打的视线模糊,突然有一种从牢笼逃到了另一个牢笼的感觉。

后来我生了一个女儿,女儿出生后,婆婆说了句和我奶奶一样的话。

“怎么生了个赔钱货!”

女儿也是从三岁起就帮着我打下手,我在她身上看见了我,一个刚出生的我。

有一天我发现欺负女儿可以使我不在挨打,家里的活也有她帮我承担,做错事了也可以推到她身上。

怪不得,怪不得我妈那么喜欢欺负我。

这种不用挨打,也不用干很多很多的活的日子真是让人着迷。

但婆婆依旧天天骂我是个生不出儿子的母鸡。

我怀上了儿子后,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待遇。

不仅不用干活,饭还有女儿端到我面前,原本我吃一块肉就要被婆婆骂,但现在满桌的大鱼大肉都是我的。

啊,肉真的好香啊!

儿子出生了,出乎我所料的是,他格外调皮,不过没关系,还有的女儿帮我带。

儿子也太调皮了,好烦啊,因为他我又挨打了。

幸好女儿还是很乖,自己主动帮我带孩子。

光宗也太调皮了,怎么可以杀人,我们的存款全都没了,那可是给他取媳妇的钱!

哎,又要过苦日子了。

太好了,儿子对李家女儿感兴趣,好日子终于要来了。

什么儿子竟然强奸李家女儿!

不行,那可是我唯一的儿子他绝对不能出事!

我们将所有积蓄都赔给了别人,我还去找我妈借钱。

我妈和我弟鄙夷地看着我,弟媳阴阳怪气。

我们被驱逐出村,回到了老家,日子更艰难了。

儿子一直再叫我,我累了一天了,就不能让我睡个好觉吗!

我从没想过我生的儿子竟然想害我,看着他笑地癫狂,我突然想到之前医生说的什么超雄基因。

医生说超雄基因天生的罪犯,不会是真的吧。

好在,儿子恢复了正常,我就说我儿子怎么可能是天生罪犯。

最近村子传出宋光宗的风言风语,我问他他还打我,肯定有鬼。

我倒要看看是那个贱蹄子勾引我男人!

竟然是村里死了老公的王寡妇,听说她现在做鸡赚钱,宋光宗你也不嫌脏!

宋光宗你怎么可以出轨,我拼了命给你家生儿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拼了命给你生儿子,你不能这么对我!

不行,我要去找宋光宗!

贱人,敢勾引我男人,我踏马打死你!

不,宋光宗我给你生了儿子,你不能联合这个贱蹄子一起打我!

被宋光宗失手推到的那一刻,我不甘,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落到这样的结局。

意思开始模糊,我想起了妈妈,想起她因怀孕而承受的各种痛苦。

想起她欺负我的那些种种。

意思消失的最后一刻,我突然意识到。

我变成了我妈。

END